钢制文件柜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钢制文件柜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美邦周成建失联前自述我是被市场抛弃的人服装

发布时间:2020-03-30 21:22:20 阅读: 来源:钢制文件柜厂家

2016年1月7日,上海美特斯邦威服饰股份有限公司(下称“美邦服饰”)发布公告,证实公司实际控制人、董事长周成建失联。外界猜测,周成建失联或与此前已被逮捕的泽熙投资控制人徐翔有关。当周成建的更多往事浮出水面之际,与他个人一同来到十字路口的还有美邦服饰,这家曾经的中国本土休闲服饰第一品牌自2014年起遭遇拐点,如今面对实际控制人失联,公司将何去何从?

2015年7月或已被“盯上”

从股票价值投资的逻辑看,2015年的美邦服饰怎样也算不上一个优质标的。从2012年开始,它就从半年净利润增长600%的神坛巅峰迅速滑落,打响了尴尬的保卫战。2015年上半年,美邦服饰出现上市7年来首次亏损,到2015年第三季度同比跌幅再度放大。

但就是这样一家半年多时间净利润亏损近2亿元、没有任何特殊题材的传统企业,不但成为牛市中明星基金泽熙投资豪赌的对象,更是深受2015年股市异常波动后入市灭火的国家队的青睐,外界看来这本身就足够蹊跷。

随着实际控制人周成建失联,一段沉在水下的资本往事被重新翻出。他与泽熙老板徐翔之间耐人寻味的交集、与此前曾被带走协助调查的浙商领袖郭广昌的故交都激起了市场的想象。

据多位圈内人士分析,周成建此次失联很可能是2015年股市异常波动后金融反腐的一次余震。

美邦服饰曾是“国家队”重仓股

“其实美邦服饰2015年7月份就已经被证监会的大数据监控系统抓到了,这套系统建立了一套模型提供指标预警,比如进仓信息显示的投资组合和股价异动,7月初国家队买入美邦服饰的总股数已经接近其总流通盘的15%,但是公司一直没有任何公告。”一位知情人士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透露。

据统计,自7月初国家队出手救市以来,中信证券四大营业部对美邦服饰的净买入金额均在1亿元以上,合计买入金额达29.05亿。美邦服饰成为国家队净买入最多的个股之一。

记者查看美邦服饰2015年三季报注意到,在前十大流通股东中,一大票国家队队员赫然在列:中央汇金投资有限责任公司和因证金公司救市而设立的七个基金专户通道全部位列前十大流通股东,总计持股比例达到了14.91%。

这似乎与国家队救市期间的投资偏好并不吻合。高盛报告曾指出,救市资金主要流向大型蓝筹股,从持股标的来看主要以稳健防御为主,除了银行、保险股外,抗跌的医疗健康板块同样是香饽饽。记者查阅上市公司报告发现,救市初期国家队更是明显偏爱中字头股票,对石油、军工、地产等行业布局较多,此后一揽子股票池也曾钟情于基础化工、有色金属、电力等,在救市紧要关头大力扶持一个经营情况并不理想的服饰股,的确令人浮想联翩。

根据美邦服饰2015年三季报,公司净利润当期大幅下降273.55%,并预测2015年将处于业绩亏损状态。2015年12月30日,周成建出席浙商大会在发表演讲时表示,“我认为我自己做了太多不该做的事情,放弃了太多不该放弃的东西。”

这样一家业绩走下坡路的公司何以引来国家队的垂青?人们几乎都知道了救市后的故事,身为“救市队长”的中信证券发生反腐巨震,多位高管被查。

泽熙徐翔半年获利4.5亿

值得一提的是,微博名人“曹山石”早在2015年8月就爆料了股市异常波动期间的一条老鼠仓线索:“A跟着B买了2269(编者注:美邦服饰证券代码)被套,刚好证金救市,C帮B用证金的钱打高2269,让A解套。现在C被调查。A是官员,B是江湖大佬。”市场几乎公认,C是中信证券,B则是泽熙投资掌舵人、去年11月1日被带走调查的徐翔。

当时就有人质疑,国家队选择在高位接盘,涉嫌助泽熙从美邦服饰解套。泽熙对此发布公告否认,称泽熙旗下某单一信托产品持有的美邦股票早在2015年4月20日之前就已全部减持完毕。

不过,泽熙无法否认的是,其在美邦个股上的投资回报相当惊人。2014年9月26日,泽熙1期与泽熙11期分别通过大宗交易方式,以9.72元/股,分别买入美邦服饰2600万股与2030万股。2014年9月29日,泽熙1期和泽熙11期通过二级市场,以10.72元/股和11.26元/股全部抛出。由于2014年9月26日为周五,这意味着,仅一个交易日后,泽熙1期和泽熙11期账面获利就超过5700万元。

在高价大笔减持的同时,2014年9月29日当天,泽熙旗下的泽熙6期通过大宗交易方式,以9.82元/股的均价大笔买入美邦服饰5055万股。6个月后,2015年4月1日到4月20日,泽熙通过集中竞价方式出清所有股票。按照其公布的出售均价17.66元计算,泽熙6期在美邦服饰上账面获利高达3.96亿元。加上泽熙1期和泽熙11期,泽熙半年时间通过股票操作就获利4.5亿元。而美邦服饰2014年年报显示,全年净利润仅为1.46亿元。这就是说,泽熙不到一年的获利是美邦服饰一年净利润的三倍。

分析人士称,反观泽熙在美邦的资本腾挪,至少有两大疑云。一是2014年9月泽熙介入后很短时间内,美邦服饰发布筹建上海华瑞银行的大利好,但当时公司业绩正处于扭盈为亏的敏感时点,却带来一波股价炒作。而在泽熙离场前,美邦服饰实施了10股送5股转10股派1元的高送转分红。

二是泽熙2014年买入美邦服饰时,与美邦大股东、周成建和女儿持股的上海华服投资有限公司(下称“华服投资”)默契十足。2014年9月26日,美邦服饰刚刚宣布华服投资将减持5%,3天后就被泽熙6期单一资金信托增持,使其成为第三大股东,时间点如此无缝对接曾引来市场围观。换言之,徐翔曾是周成建的“接盘侠”,两人被认为交情匪浅。

对于美邦服饰与泽熙的关联,美邦服饰证券事务代表徐斌向记者表示,“关于和泽熙的传闻,我不方便评论。”

周成建曾落泪感激郭广昌

基金圈内一直有传闻称,徐翔经常“应邀”为上市公司高管炒作股价,甚至在大股东减持时联合媒体包装新闻。自从徐翔被公安机关带走,并被确认有“通过非法手段获取股市内幕信息,从事内幕交易、操纵股票交易价格”的老鼠仓行为后,多家泽熙概念股上市公司高层曾一度失联,包括东方金钰、宁波中百、向日葵等。

甚至2015年年底短暂失联三日的复星集团掌门人郭广昌也曾传出或卷入徐翔案。究竟郭、徐二人是否真的过从甚密尚未盖棺论定,但郭、周两人的交往史的确非同寻常。

有亲历者回忆,美邦服饰上市的庆功宴上,周成建站在深圳最豪华酒店的宴会厅T形台上对来宾落泪,称最要感谢的人就是站在身边的郭广昌。

一位浙商向记者透露,如今人脉雄厚的郭广昌本人出身寒微,但复旦出身的他颇有学识,这使他在大多白手起家的浙商圈内备受推崇,“不少从浙江走到上海来的商人都曾受到过他的帮助。”

此前《中国企业家》曾刊发名为《“中国大买手”复星》的文章,这篇揭秘其国际化出海操舟术的文章中特别提及,“在项目投资过程中,服装类投资郭广昌会找周成建,如果是消费类,他会问问上海家化的葛文耀。”

记者还留意到,两个人有着投资交集,比如同样参股了由上海市团委、上海青年企业家协会牵头的新疆金百岁农庄食品有限公司,而周成建本人是该协会的副会长。

美邦服饰2013年年报还显示,周成建曾是上海市浙江商会会长,该商会现任会长正是郭广昌。

品牌女装批发

时尚休闲女装批发

品牌服装批发

真空玻璃杯定制价格厂家

康明斯发电机组厂家

高档塑料杯子定制厂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