钢制文件柜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钢制文件柜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新闻】一个跨省农民专业合作社的成长之路厚叶卫矛

发布时间:2020-10-18 15:10:31 阅读: 来源:钢制文件柜厂家

一个跨省农民专业合作社的成长之路

全国消息:———浙江温岭市箬横西瓜合作社调查

在浙江省温岭市箬横镇,有这样一个农民专业合作社———

它生产规模巨大,共有基地2万多亩,分布在浙江、江西、广东、海南、广西、江苏、云南等省区和缅甸,每年销售额两个多亿,具备自己的品牌和营销网络,一年四季西瓜产销不断;

它覆盖面很广,352户社员来自浙江、安徽、江苏、河南、江西、广东、海南、广西、云南共9个省份,带动5000多名农民进入产业化经营;

它的社员年人均纯收益10万多元,实实在在依靠农业实现了发家致富;

全体社员都是生产者,同时也是出资者,每个人投多少资金,种多少亩地,就分多少盈余,考核、分配等全部由社员民主公议决定;

这个合作社从2001年下半年成立,至今已经走过了7年多,而如果从最早一群瓜农合伙种瓜卖瓜算起,则已经有15个年头,这期间也多经风雨,却一次次挺了过来;

……

这个合作社,是否确实已经达到了理想合作社的标准,又是怎样做到这一点的?带着这些问题,我们来到了浙江省温岭市箬横西瓜合作社,与理事长彭友达一起重温他们走过的道路。

大棚里摸索出独门技术

5月,箬横西瓜专业合作社的一处基地,白色的大棚一眼望不到边。

“二十年前,这里还是荒滩一片。不要说西瓜专业合作社,连一亩西瓜都没有。”彭友达说。

那是1990年,箬横镇长山村的46户村民,因为修水库征地,刚刚从台州黄岩山区移民过来。要在这人生地不熟的海边讨生活,不是件容易事。身为村支书的彭友达必须要给村民们找个生计。

看着海滩边围垦出来的一片荒地,彭友达动了念头。“种西瓜,靠天吃饭,不算太难。”彭友达说,“当时我就发动了七八个人,在海边承包了85亩地。”

等到西瓜种上以后,彭友达才发现,“靠天吃饭”其实也不容易。

就在地里的一个个西瓜长到20多斤,眼看就要丰收的时候,一连几天的大雨,淹没了他们丰收的希望。

“因为下雨,露地种植的西瓜都死掉了。”彭友达说,“只有我在育苗棚里试种的几分地西瓜没有问题。”虽然白辛苦了一年,老彭却发现了大棚种瓜的好处。

“那时候家里有两米宽的那种水稻育秧薄膜,我当时就想,要拿大棚种瓜的话,两米的空间太小了,所以就把几张薄膜拼起来,做成了6米宽的薄膜。”彭友达说。靠着自己的琢磨,老彭逐渐摸索出了一套大棚种瓜的独门技术,别人只收一茬的西瓜,老彭可以收五茬甚至六七茬,让当地的人们实现了“围着火炉吃西瓜”。

一边琢磨着新技术,彭友达一边还留意着新品种。就在1991年,老彭在报纸上看到了一种叫做“8424”的新疆西瓜品种。

“当时我上海老家的亲戚种过这个品种,说这个品种不行,皮太薄太脆,一下雨就炸了。”彭友达说,“我想他们是露地种植,我在大棚里种不一定不行,所以就让他们给我寄来了3两种子,在大棚里试试。”这一试还真试出了门道,1992年的夏天,老彭的三亩“8424”西瓜获得了大丰收。老彭拉了一车西瓜到城里去卖。

“当时大家习惯了吃‘红金宝’这些常见的品种,我这个瓜个儿又小,皮又脆,容易破,没什么人买。”彭友达说。为了把西瓜卖出去,他只好忍痛降价,露地种的红金宝卖8毛一斤,而辛辛苦苦用大棚种出来的“8424”,却只卖七毛。卖了第一车瓜之后,彭友达心里有点不痛快。但没想到,三天后,一个小贩却找上门来了,问老彭上次卖的那种西瓜还有没有。市场头脑很敏锐的老彭一听心里就琢磨了。“他肯定上次卖我的西瓜赚钱了,要不然不会找上门来。”老彭说,“我当时一口就开出了一块五一斤的价格。后来我的西瓜都是这个价格卖出去的,那一年我种了三亩西瓜,挣了3万块钱。”

看到老彭赚了钱,第二年,不少村民也跟着种起了西瓜,老彭更加闲不住了,天天忙着给不懂技术的村民无偿提供培训,给没钱的村民帮忙从信用社贷款。

长山村乃至箬横镇的西瓜种植面积,就像滚雪球一样迅速扩大起来。

1994年,村里的西瓜面积增加到一百多亩,亩均效益好的过万元,差的也有几千元。

1995年,箬横镇的西瓜已经发展到几千亩。“那时有了专门的大棚薄膜,不用我们自己拼了,大棚西瓜发展得更快了。”彭友达说。

而现在,箬横镇已经形成了温岭市8万亩的西瓜产业带的核心区,一个移民村的几户村民的几亩瓜田,最终带动了一个覆盖温岭市东部沿海的产业。

12户瓜农抱团闯广东

种西瓜的多了,卖瓜也就没以前那么容易了。“到1994年的时候,我们本地市场基本已经饱和了,我跟大家说,种这么多,肯定要往外销。”彭友达说,“但当时要打开外地市场,一开始肯定价格要便宜,要赔钱卖。”

“我发动了六个大户,我们凑点钱,收购了一些西瓜,拉到温州去卖,卖得的钱,按各自的收购量进行分配。”彭友达说。这是彭友达第一次跟人合伙卖瓜,大概也是箬横瓜农第一次以股份的形式合作。

“我们的第一车瓜,只卖8毛钱,每斤大概要亏五六毛。”彭友达说,“每个顾客只准买一箱,谁要多买,我还不卖,我们要西瓜卖给尽可能多的人。”

这也是老彭第一次卖“8424”得到的经验:先赔点没关系,只要西瓜好吃,有了回头客,价格肯定能上去。

果然,卖了三车之后,西瓜的价格就慢慢涨上来了,两个星期后,他们就卖到了三块钱一斤。

然后,他们又跑到杭州、宁波,用同样的法子,打开了这些市场。

在这个过程中,一些瓜农也渐渐感觉到了合作的好处。“要是一个人单干的话,连一车瓜都没有,怎么卖啊?”彭友达说。

于是,就有了接下来一群瓜农合伙外出种瓜的故事。

那是1997年的冬天,彭友达他们在当地看到了海南那边过来的无籽西瓜。当时箬横一带冬天是没有西瓜的,看到广东、海南一带有西瓜,彭友达又动了心思,号召瓜农出去种瓜。

“当时大家都不想去,觉得现在在家里种瓜,一年能收入五六万元,可以了。”彭友达说,“我告诉他们,我们这里人多地少,最后一定是要出去的。”几次动员之后,有11户瓜农被老彭说动了,十几个人一起南下广东揭阳,在那里承包了185亩地。

“那时我们人生地不熟,十几个农民走在街上,人们都带着异样的神情避开我们。我们饿了就啃两口从家里带的饼子,渴了就把嘴接在自来水龙头上,旅馆都太贵,我们只好跑到火车站大厅过夜。别人都当我们是逃难的,只有我们自己才知道,我们是为了致富的梦想,走到了一起。”彭友达说。

越是艰苦,瓜农们越是紧紧地抱成了团。“如果是一家一户出来闯荡,经济上、社会上都有风险,有了做伴的,我们心里才有底,才踏实。”老彭说。

那一年,因为对气候、地质条件等都不熟悉,他们也经历了很多困难,不过最终每亩西瓜依然有1100元的收入,此外瓜农们每个月还有七八百元的工资可拿。

赚到了钱,瓜农们的胆子越发大了。第二年,彭友达又带着一群瓜农,来到广东陆丰,包了300多亩地,一年下来,每亩净赚3500元。

在各地闯荡的过程中,老彭渐渐发现,温度越高的地方,越适合种西瓜。于是,这群瓜农,追着太阳,把西瓜又种到了海南。

“到2001年下半年,我们在外省承包的土地已经超过一万亩,广东、海南,都有我们的西瓜基地。”彭友达说。

“当时我们一年四季,只有秋季没有西瓜,因为我们的基地都在海边省份,秋季是台风的季节,没法种瓜。”彭友达说。

为了补上这个空当,这群瓜农们又转战江西、云南、广西,直到后来的缅甸。从“追着太阳种西瓜”到“追着气候种西瓜”,他们把西瓜种遍了半个南方。

“现在我们种瓜收瓜的时间排得满满的:每年12月上旬安排温岭种,第二年5月收瓜;12月下旬安排江西、广西种,第二年五六月采摘;八九月份再安排广东、海南种,春节可以上市;今年又在江苏、山西开发了新基地。每年西瓜都是冬季北运、夏季南运,全国市场上我们的西瓜一年四季都不断。”彭友达说。

一场台风带来的生死考验

就在老彭他们合伙种瓜干得红红火火的时候,温岭农林局的负责人找到了彭友达。

那是2001年,浙江正在探索发展农民专业合作社,农林局的领导跟老彭介绍了关于合作社的一些理念,老彭一听眼睛就亮了:“这个好,跟我现在搞得差不多,可以做。”

2001年下半年,老彭和其他28户瓜农一起,组建了“温岭市箬横西瓜合作社”。老彭想到的第一件事,就是要搞品牌。

其实在成立合作社之前,老彭他们的西瓜也是有品牌的,叫做“玉麟”。不过当时由于没有组织,只能通过政府,由镇里的农贸公司注册了这个商标,再交给瓜农们使用。等到有了合作社,老彭立即就想到要把这个品牌转到合作社来,他花了10万元,买回了“玉麟”这个商标。

组织化的好处,不仅体现在品牌上,还体现在生产销售各个环节。

“我们现在的西瓜是统一销售,在全国20多个大中城市有自己的营销网络,社员不用为卖瓜发愁。”彭友达说,“去年11、12月的时候,因为金融危机,西瓜的销售形势不好,但是因为我们有组织,多开拓几个销售点,就把西瓜都卖掉了。”

有了组织,也才有了统一栽培技术、保证产品质量的前提。“一家一户的生产没法统一。”老彭说,“我们是统一在基地里生产,统一发放农药、种子,谁也不可能自己掏钱买药往地里用。”

当然,一个合作组织能做到给成员遮风挡雨,也不是一朝一夕的事。老彭他们的这个合作社,虽然2001年下半年才成立,但在产业模式、品牌建设等方面,之前已经有了八年的积累。

而从29户农民的联合,发展到如今社员600多人、雇工5000多人的大规模合作社,箬横西瓜专业合作社也一直在不断地经受考验和磨炼,不断地成熟完善。在这个从小到大的发展过程中,它也有力量薄弱、抗风险能力差的时候,如同其他很多合作社一样,很容易在风浪中沉没。

2003年11月18日,这个日子彭友达记得清清楚楚。海南三亚的一场“尼伯特”台风,把他们基地的西瓜包括大棚设施毁坏殆尽,直接造成1000万元的损失。

“不少在海南单干的农民,那时就陷入了绝境。我们好在有组织,第二天立刻就一起商量办法。”彭友达说,“我问大家:‘有没有信心重新来过?如果你们有信心,后面的事情我会负责的’,许多大男人都是边哭边点着头。”

于是,彭友达立刻赶回温岭,向银行申请贷款,让厂家把薄膜、毛竹片火速运到海南,重起炉灶,重新种。到第二年5月,基地的西瓜重新获得了丰收。一结账,挣回了800万元。

彭友达却还不满意,三亚基地收获一结束,他又带着全部人马奔赴广西,包地种瓜。这一季下来,挣了400万元。两个基地的收入,扣去先前1000万元的损失,瓜农们净赚了200多万元。

现在回想起来,彭友达说,那次台风事件,大概是合作社生存压力最大的时候:“现在我们哪个基地亏损个几百万,合作社也完全能承受,但那时真不行。”

“箬横西瓜专业合作社能扛过这场台风,应该说离不开老彭的带头作用。”台州农经站站长黄联红说,“是他给大家鼓劲,一个人背负着压力去申请贷款,才让合作社有了起死回生的可能。”

“把农民组织起来是很难的。”老彭也承认,“只有能赚到钱,社员才会对合作社有信心,才能在亏损的时候,也不轻易退出。比如去年,我们缅甸的西瓜基地,因为雪灾和当地政府违约等原因,那边的社员没赚到钱,还损失了200万元,但没有人因为这一年亏了就要退出。因为他们都是老社员了,前些年都跟着合作社赚到了钱。新进的社员,我们也不会安排他们去新基地,因为他们抗风险能力还比较差。”

“一年两年赔了的话,我也肯定还在合作社干。”2002年入社的社员包发江说,“不可能总是一帆风顺嘛。这一年不挣钱,以后也肯定会挣钱的。”

包发江对合作社的信心不是没有道理的,他入社这几年来,每年每亩西瓜少则赚两三千元,多则近万元。现在身为小组长的包发江经营20多亩西瓜,保守估计,每年也有五六万元的收入。

最符合“经典合作社”原则的分配方式

箬横西瓜专业合作社赚钱越来越多了,这对瓜农来说当然是好事,但这也对合作社的分配机制提出了更高的要求,怎样保证利益分配的公平,让大家都没有异议?

说到这里,就要先解释一下箬横西瓜专业合作社的组织方式,它不是社员各人种各人的地,然后产品由合作社统一收购;而是在一片基地中,按社员的技术、管理和劳动能力,先给每个社员分配好相应的亩数,耕种的时候,大家不分地块,统一耕作,最后的利润,按社员分配的亩数多少来分配,简单地说,就是“能者多劳,多劳多得”。

如今,每季西瓜销售一结束,一个基地的社员就要集体评议一下,看来年谁可以分配到多少亩地。

“每个社员分配到的亩数确定后,再按照亩数先投入相应的初期资金,现在大概每亩3500元左右,后期要追加的投入,由合作社通过销售西瓜的收入来解决,等这一季结束,合作社的盈余,就按社员的亩数多少来分配。这个过程中的收支,我们有三本账记录管理,每一笔都清清楚楚。”包发江跟记者详细解释合作社的运行过程。

“能力最强的瓜农,当基地的负责人,分到的亩数最多,一般50亩以上,然后是小组长,二三十亩,新进的社员分到的地少一些,5亩10亩的都有。”包发江说,“干活的时候我们不分地块,社员和雇工们一起干,不过分到的亩数越多,承担的工作就越多,田间管理啊,培训工人啊,这些事都要操心。”

“如果哪个社员分得的亩数多,但能力不让人信服,或者偷懒,第二年他肯定就分不到那么多亩了;原来分的亩数少的社员,如果干得好,第二年就能多分几亩。”彭友达说,“我的股份也是由社员公议的,不到2%。”

相比在广东时的那种合作方式,现在合作社的考核无疑更严明了,“能者多劳,多劳多得”的理念也更加清晰了。

在2003年的台州农民专业合作社国际论坛上,老彭他们自创的这种分配方式被与会中外专家称为“最符合‘经典合作社’原则的分配方式”。

“社员只有投资不行,必须人要在这里干活,要有跟这些亩数配得上的能力,光出钱不出力,我们是不要的。”彭友达说。也就是说,只有真真正正种田的农民,才能加入这个合作社,分享合作社的盈余。

社员已成为职业农民

现在,合作社的社员们每年大概要在地里忙活10个月,而且根据合作社的需要,随时转战到各个基地,像包发江就先后在广东、海南和浙江干过。

这种工作方式,显然已经跟传统观念里农民的概念大不一样了。在这个合作社,种瓜已经真正成为社员们的一个职业。

“我种瓜已经种习惯了,这辈子就靠这个吃饭了。”包发江说,“现在再让我去厂子上班还不适应了呢。”

就连在合作社打工的农民,很多也已经把种西瓜当成了长期稳定的职业。

“合作社的雇工每个月能拿到1000-1200元的工资,包食宿和过年回家往返的路费,干得好的话还有奖金。”包发江说,“雇工和社员一起吃住,中午和晚上的伙食,一顿有鱼,一顿有肉,要喝酒的话,白酒啤酒都有。”

而随着职业技能的增长,雇工们可以加入合作社,从雇工变成社员。包发江正是一个这样的社员,他是安徽六安人,1999年在广东跟着彭友达他们种瓜时,还只是一个单纯领工资的打工者,现在已经当上了基地的小组长。

当然,要加入合作社也不容易。“首先要提出申请,然后由组长和老社员给出意见。”包发江说。

“我们要求申请人必须有两三年的种瓜工龄,最少能管理五六亩地的西瓜。我们对道德要求很高,不能有赌博之类的违法行为。”彭友达说,“加入合作社后,预备期一年,分配到某个基地去工作,一年后由基地的社员进行公议,没有问题的话才可以转正。”

“箬横西瓜专业合作社的起点是比较高的,社员有技术、懂市场,可以说是一些‘大户’之间的联合。”温岭市农林局蔡裕亮说,“这也是合作社发展的趋势。像我们温岭人均土地仅有几分,但实际上好多农民已经转移到其他产业去了,现在这里种甘蔗的农民,人均经营七八亩地,种葡萄的人均经营十几亩,种西瓜的人均经营20亩。有了规模才能有效益,如果人均就两分地,怎么合作都不行。”

而箬横西瓜专业合作社这种抱团包地种瓜和发展新社员的方式,为合作社提供了充分扩张的可能。彭友达说,“现在如果哪个基地的效益好,社员们想多分到几亩地,又有这个能力,那我们第二年就再多包点地。”

北京眼科医院详细介绍

郑州治甲状腺医院哪家好

看阳痿专科医院的排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