钢制文件柜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钢制文件柜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陕西炼石资本魔方ST博信谋暗度陈仓

发布时间:2021-10-20 17:32:59 阅读: 来源:钢制文件柜厂家

陕西炼石资本魔方:ST博信谋暗度陈仓

陕西炼石资本魔方:ST博信谋暗度陈仓 更新时间:2010-9-3 7:45:52   理清陕西炼石与ST博信之间的种种关联,疑问不免由此产生:谁才是背后真正的策划者呢?而出没于陕西炼石的股东最为频繁的自然人谢娟又有何背景呢?

2009年10月23日,ST博信公告,其在四川省成都市武侯区地方税务局提交的注销税务登记申请获得批准,相关注销工作顺利完成,公司已不存在补缴纳企业所得税的问题。

这正式宣告偏居西南10余年的ST博信与原住地成都彻底分道扬镳。迁址三年之后,与陕西炼石有诸多关联的东莞与ST博信也就此名正言顺。而出身东莞的谢氏无疑也与其最终交织。

不过,据知情人士透露,谢却充其量只能算做ST博信东莞力量的代表。而真正左右其发展的神秘力量则隐藏在更深处。“为名也罢、为利也罢,其在ST博信或陕西炼石的资本运作上从来没有撒手。”

作为ST博信表面上的大股东——深圳博信投资控股股份有限公司由此演绎的又是怎样一种角色呢?

托身深圳博信

2009年10月底,入主四年之后,深圳博信最终以2.46亿元将其持有的ST博信3240万股全部转让给自然人杨志茂,结束博信之旅。

而在2006年11月,其从东莞盈丰手中获得ST博信3740万股股权,对价是价值仅为3750万元的陕西炼石37.5%股权,粗略测算,深圳博信由此获利超过5.6倍。

作为公司创始人,持股达85.56%的刘国昌以及后期受10%股权转让升为二股东的谢娟无疑是最为注目的受益者。而曾分别出任ST博信副总兼董秘以及监事的王立波、郭思则因各持2.22%的股份得以分享一羹。

然而更多的秘密或许不仅如此。

就在ST博信所持陕西炼石37.5%沦为拍卖标的之际,原ST博信的不少高管却齐齐成为深圳博信的公司成员。

据深圳博信2008年8月8日的变更信息显示,随着深圳博信注册资金由4500万元同比例增资至5000万元,身为股东的谢娟首次成为公司董事。而除此之外,时任ST博信董事长刘国真、副总刘平竟也一同被选举成为公司董事会成员。彼时的证券代表杨琼则出任公司监事。

2009年3月16日,刘国真、刘平最终被调出深圳博信。由ST博信财务总监李文静接任董事。而在董事更替中,另有两名何姓人员则相继选为公司董事。

不过,就在2010年初,深圳博信全身退出ST博信后,卸任上市公司董事长的刘国真却再次现身成为公司董事。而实际控制人刘国昌则意外卸任董事长一职,仅任总经理。何萍成为公司董事长兼法定代表人。

不难看出,仅一字之差的刘国昌与刘国真关系非同一般。而后者几乎见证了ST博信的整个发展历程。正是在刘国真先期掌控ST博信后,刘国昌才最终染指ST博信。

相关资料显示,刘国真,出生于1968年1月,经济师。1991年毕业于昆明理工大学,同济大学99级工商管理硕士研究生;1996年9月到12月脱产参加大中型国有企业中青年干部岗位任职培训。曾主持广东福地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改制上市及规范运作,并负责成都红光实业重组工作。2001年成功重组红光实业后,其最终成为公司董事长。值得注意的是,其间ST博信大股东虽历经广东福地科技总公司以及东莞市盈丰油粕工业有限公司,但其董事长位置从未撼动,直至2009年7月卸任。

而与其同样出身东莞的刘国昌,则一度任职东莞乡镇企业局,直到2004年9月下海创立东莞市博讯电子技术有限公司。而“博讯”二字的命名竟与一年之前就更名“ST博讯”的成都博讯数码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莫名巧合。

关键援手之东莞盈丰

事实上,深圳博信在ST博信的斩获则主要拜东莞盈丰所赐。通过东莞盈丰,深圳博信不仅顺利染指ST博信,而且还成功完成股改,并最终全身而退。那么这二者到底又有何等渊源呢?

2004年11月,刘国真主导下的红光实业重组以失败告终。尽管公司在多次戴帽后免去退市之虞,但游走于亏损和微利边缘,其并未脱胎换骨的经营状况却反而使得重组方广东福地及福地科技深受其累。由此,在三年不予转让的股权承诺期满后,广东福地毅然决定将大股东位置拱手相让。

而享受这份大礼的正是东莞盈丰。以彼时6800万股,每股0.1元的转让价折算,其获得这一控股权的代价仅为680万元。其转让价较2003年底该公司每股净资产0.08元仅溢价2分钱。而截至2004年三季度,上市公司经营现金流就高达2916万元。

蹊跷的是,ST博信管理层并未由此发生任何调整。

直至2006年7月股改前夕,其才进行了首次人事换血。彼时,刘国真虽辞去总经理,但仍专职董事长,而后出现在深圳博信的李文静以及杨琼则被分别聘为财务总监和证券事务代表。

而这一切或许正是为刘国昌2004年9月成立的东莞博讯现身做铺垫。

2005年1月,就在东莞盈丰接掌ST博信2个月后,其投资3750万元战略入股陕西炼石,持股37.5%。但这项投资却在2006年底骤然变为东莞博讯的资产。而同年10月其所投的另一个项目——贵州博信矿业有限公司则在较短时间内由其过桥东莞博讯。

贵州博信成立于2005年10月27日,注册资金800万元,发起股东为:东莞盈丰占87.5%;杨琼占5%;黄徐劲占3.75%;曾翔占3.75%。

2006年7月,博讯电子对其火线增资450万元,持股36%的股权; 同年8月,东莞盈丰及杨琼将所持股权全部转给东莞博讯,两个月后,东莞博讯再次增资1750万元。使其控股权增至98%。

如此以来,东莞博讯当年12月接盘ST博信以及通过置入两家矿业公司股权换取包括东莞盈丰在内的所持共计6800万股的流通权也就有了答案。

东莞博讯为此付出的代价为陕西炼石37.5%的股权以及贵州博信98%的股权,而东莞盈丰付出的则是被重复利用的陕西炼石37.5%的股权——用于换取所持剩余3060万股的流通权。若投入、出资属实,上述两家矿业公司的股权价值为6690万元。

而与此形成对比的是,为换取所持1161.5万股的流通权,第三大股东广东福地付出的代价则是实实在在的高达1650万元的现金债务。

由此,不难看出,东莞博讯以及东莞盈丰导演的这次资本运作堪称完美,不仅占得最大股改利益,更将ST博信揽入。

无锡发电机出租

上海化妆品进口报关

动物尸体化油炉

加固公司